当前位置:首页?>?历史·穿越?>?宋疆?>?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美人计2

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美人计2

宋疆?|?作者:青叶7|?更新时间:2019-08-01 13:05?|?TXT下载?|?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?|? 全站滚屏?/? 当前滚屏?|? 滚底翻页?|?滚慢?/?滚中?/?滚快?|?恢复默认

????翰道冲如同屁股着了火一样,下了马车后连宫中该有的礼仪都给忘了个干净,不过好在宫中的侍卫、太监,都知道翰道冲在陛下心中的份量,看着满头大汗、一脸喜悦的翰道冲冲进御书房时,一个个便当做刚才不过是皇宫内刮了一阵风而已。

????御书房内的西夏皇帝李仁孝,看到有些失仪的翰道冲,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,而后才缓缓道:“何事儿如何匆忙?”

????“陛下请恕臣无礼,成了,事成了。”翰道冲再次兴奋的匆忙说道。

????兴庆府府尹任得恭从城墙之上坠落,晋王察哥的管家被刺身亡,虽然只是一个管家,但这个管家却是完全可以做晋王察哥府里大半的主。

????当然,之所以让翰道冲如此看重此人,便是因为晋王察哥府里的美女,基本上都是王仁忠帮着搜寻而来的,而且晋王之所以如今变得如此奢靡好色,与王仁忠在旁边的蛊惑也分不开关系。

????李仁孝向来节俭,以俭朴治国理政为要,对于察哥在王府里的行为,也早已经看不惯,但无奈察哥比他还大一辈,所以身为夏国皇帝的他,也只能是隐忍不发,任由察哥在夏国为所欲为。

????“此事儿当真?”李仁孝脸上的欣喜一闪而过,随即又面色平静的问道。

????处于兴奋欣喜之中的翰道冲,显然没有发现李仁孝的心事儿,继续欣喜的点着头道:“千真万确啊陛下,臣亲自去看过的。如今大街之上全是全副武装的兵士在巡逻,虽然明知道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,但我想任得敬很难查出来。”

????“热辣公济如何了?”相比较于兴庆府里发生的事情,李仁孝更关心热辣公济是不是已经出了兴庆城,何况,任得恭意外坠落身亡,并不是任得敬意外身亡,这对于他李仁孝来说,并不觉得压力顿时笑了一些,相反他还觉得压力比之前更大了很多。

????“已经出城了。三日之内应该就能够赶到西凉府。”翰道冲说道。

????李仁孝默默的点头,而后才示意翰道冲坐下说话,示意宫女给翰道冲倒茶、递过来湿帕擦拭脸上的汗水后,才缓缓道:“那你可知道,越王今夜也险些被人刺杀丢了性命?”

????“啊?臣……臣……臣不知此事儿,臣……。”翰道冲脑门儿上热汗刚下去,瞬间又涌起了一阵冷汗:“难道是任得敬的报复?这……怎么可能,有备而来?”

????看着翰道冲站起来有些惶恐的样子,李仁孝叹口气示意翰道冲再次坐下,顿了下后说道:“此事儿怕是跟楚王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????李仁孝眉头紧皱,在得知越王李纯义遇刺后,他脑海里第一时间就浮现出了太子跟太子妃的身影。

????太子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了,显然这二十年的太子已经让他当够了,已经开始让他不满足于,只作为一个太子出现在天下人跟臣子的面前了。

????太子李纯佑的想法李仁孝很理解,他四十多岁,而他的弟弟李纯义,不过是二十出头,这对于太子来说,便是如芒在背一般,时时刻刻给他一种会被人代替的感觉。

????甚至在太子的心里,恐怕已经开始认为,他这辈子很有可能只能是一个太子,到最后怕最终是给他人做了嫁衣。

????李仁孝不是不想早早禅位给当今太子李纯佑,只是如今夏国内忧外患一般,任得敬一事儿若是不能彻底解决,即便是自己禅位给太子,到时候以太子的城府,又怎么可能斗的过一个叛臣?

????而这个叛臣,还是一个从小小的通判,叛变过来,而后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权倾朝野的一字王高位的任得敬呢?

????所以怕是自己今日禅位给太子,明日就很有可能让夏国分裂成夏、楚两国。

????这是李仁孝不愿意看到的,他也不愿意自己禅位时,给太子留下的是一个充满内忧外患、岌岌可危的朝堂社稷。

????他不想让大夏步上当年宋廷那样的处境,不想自己如同那宋廷的宋徽宗赵佶一样,在禅位给自己的长子钦宗赵恒不过一年多后,便被俘虏到了金国,使得夏国乃至皇室宗亲都成为了金国人手里的玩物与消遣对象。

????所以他想留给太子一个相对和平、稳固的江山社稷,但如今,看样子太子已经等不及了,在自己开始小心翼翼、谨小慎微的跟楚王任得敬摊牌、争斗的时候,太子显然也认为这是他登上帝位最好的时机,所以他才会想出,在这个微妙的时刻,以刺杀李纯义来提醒自己,他这个太子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了。

????“可……可那日太子并没有……。”翰道冲听的目瞪口呆,皇家之事儿臣子本不该多加参与,但现在听到陛下心中的矛盾跟纠结,一时之间翰道冲还有些无法接受。

????“做了二十多年的太子,怎么可能手里头没有自己的心腹之臣呢?太子若是有心,又岂会让他亲自动手?自然是有人会站出来帮着太子解决此事儿的。”李仁孝喃喃说道。

????“太子该懂得如今严峻局势下的利害关系才是,任得敬一日不除,我大夏国一日不宁,即便是太子那个……任得敬之事儿,太子怕是很难抗衡。”翰道冲从椅子上站起来,扑通一声,跪在李仁孝跟前说道。

????“当务之急是要先稳住太子啊,不然的话,一边是朕的太子逼朕禅位,一边是朕的臣子逼朕分疆划域供他立国称帝,那时候两权相害想要取其轻都很难啊,朕腹背受制之下,很有可能便会成为我大夏的罪人,使我大夏瞬间四分五裂,成为其他人竞相蚕食的对象啊。”李仁孝皱着眉头一边说,一边双手扶起跪地的翰道冲。

????而后继续说道:“当日辽人公主进宫,打着和亲的幌子,朕顺了辽人的心意,但朕私心里,确实希望能够跟辽人联姻,而联姻的对象……并不是太子,而是越王李纯义。这也是为何朕在召见辽人公主时,未让太子参加的原因所在。”

????“陛下您……您不会是真的有意……有意另立太子吧?”翰道冲结巴的起身问道。

????但回答他的,却是李仁孝长长的一声叹息。

????一时之间翰道冲看不懂李仁孝心中到底做何想,更不知道,李仁孝是不是心中已经有了另立太子的想法儿。

????而李仁孝此时则是在想,辽人公主会不会是跟太子达成了什么协议?会不会是辽人公主派人刺杀的越王李纯义呢?

????辽人的妖精公主,此时此刻并不知道大夏皇帝对于她们的诚意,已经起了疑心,不像最初那般坚定。

????因为她此刻正在盯着南宋使臣叶青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我联手,杀了金源郡王完颜璟,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,哪怕是我这个人!……还有,再敢提你媳妇比我漂亮,我立刻派人前往临安杀了她们!”

????叶青看着那双美目里头的警告意味儿,轻轻的笑了几声,看了一眼茶铺门口,依然笔挺的站在耶律月马车旁边的屈出律等人,而后道:“夏国如何内讧跟我以及我大宋都没有关系,东有金人虎视眈眈,北有辽阔的草原上成群结队的草原狼,时时刻刻也想着跨过黄河南下,西边更不用说了,你们大辽时时刻刻也想着能够返回中原。毕竟,西陲贫瘠之地,草肥水美的草场如同明珠一般不可多得,大部分还是茫茫戈壁跟沙漠,想必你们也早就受够了那些恶劣的天气,何况又有大大小小的部落与小国,时不时给你们大辽增添着这样那样的麻烦,让你们一年四季安宁不了几天。所以夏国不管是处于内讧之境,甚至是四分五裂的情形之下,我都看不出对我大宋有什么利益可图,何况……完颜璟好歹也算是我的弟子,你觉得我会因为你,而跟你联手杀掉我的弟子吗?”

????耶律月习惯性的撇了撇嘴,每次撇嘴时,叶青看着那诱人的红唇,都有股恨不得把这妖精按在桌面上亲上一通的冲动。

????“别用你那种狼一样的眼神看我!”女子的直觉敏锐的可怕,叶青不过是心里头想了想而已,耶律月一边警告叶青,一边便掏出了那把小弯刀握在掌心警告着叶青。

????“你是辽国公主,完颜璟是金国郡王,我只是一个宋廷的使臣,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更改我出使夏国的目的,何况,即便是我能更改,我也得想想,更改之后,我还能不能够回到我大宋跟我的两个妻子团聚。所以恕难从命。”叶青食指敲着桌面道。

????“放弃你的两个媳妇,跟我去大辽做我的驸马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南院大王的位置我都可以争取到给你!只要你同意跟我一同杀了金源郡王!到时候我任由你处置,你想怎么样儿都行!”耶律月最后一句话说的极具诱惑,而且在说完后,还不自觉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使得原本就如同妖精的她,更是魅惑至极。

????“金源郡王不能死,他活着对我们更有用,甚至……甚至可以说,只要他活着,你们辽国便不会亡……。”

????“胡说八道,他不死我大辽才会亡,只有他死了,我大辽才有机会东归,若不然,我大辽早晚会被……算了,不跟你说了,你好好考虑考虑我的要求,给你三天的时间!”耶律月不知为何,忍住了后面的话语,而后便是干脆利索、头也不回的便走到了马车旁边。

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