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?>?武侠·qq发红包有限制吗?>?一品修仙?>?第四三五章 朝华夕毒,空大方式

第四三五章 朝华夕毒,空大方式

一品修仙?|?作者:不放心油条|?更新时间:2019-08-01 21:02?|?TXT下载?|?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?|? 全站滚屏?/? 当前滚屏?|? 滚底翻页?|?滚慢?/?滚中?/?滚快?|?恢复默认

????让人偶师去跟人硬碰硬的正面硬怼,秦阳倒是不担心,他虽然是人偶之身,可身体强度,究竟有多强,秦阳都不知道上限,就算打不过,人偶师也不会死。

????让他去追踪一个谁都没有发现的人,着实有些为难他了,能意外的抓到一点首尾,秦阳已经觉得很满意了。

????窝在火头军的地盘,继续祸祸军中供应的凶手肉。

????一锅浓汤熬好之后,秦阳尝了一口,眼睛顿时一亮,对外面的火头军头头招了招手。

????“刘火头,你过来尝尝,看看我这手艺是不是有进步了,我吃太多了,尝不出来了。”

????火头军的头头姓刘,叫什么早没人知道了,只知道他从一开始,就在北境的军伍之中厮混,为人贪生怕死,主动来到这但凡有点追求的人,都不会来的火头军。

????军伍之中,想要向上爬,想要得到赏赐,想要得到好的功法,就要积攒军功。

????而军功这东西,对于军伍之中的大头兵来说,可能只有一个方法了,那就是上阵杀敌。

????而火头军,可以说是此地军伍之中最安全的地方。

????前线将士舍生忘死,上了战场,就是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搏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,后方运送辎重粮草的将士,也可能会遇到地方的截杀。

????唯独按在大营内部的火头军,基本上都不会见到敌人。

????所以来火头军的,要么是得罪了人,被下放到这里,要么就是伤了根基,基本没前途了,年纪又大的人,来这里做些轻松点的事。

????这里可以说是养老的地方了。

????刘火头这种主动要进入火头军的,可谓是凤毛麟角,少之又少。

????也就是因为贪生怕死,一直到现在,火头军里的将士,来了一茬,走了一茬,他就成了资格最老的人,成为火头军的头头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。

????秦阳在火头军的地盘搞事情,自然而然的要跟刘火头搞好关系了。

????新熬好的浓汤,盛出来一碗递给刘火头。

????刘火头看着秦阳这么大大咧咧的样子,连忙伸手接住了碗,生恐洒出来一些,而后脸上才有些为难的看着秦阳。

????“秦小哥,这……是不是太多了。”

????“给你就拿着吧,我这人没吃独食的习惯,这一碗你慢慢喝,再给下面的弟兄们分些,不是有好几个弟兄,都是负伤被放到这里的,你也给送些,让他们早点恢复,以后还有机会继续建功立业。”

????秦阳随口回了一句,而后又指了指碗。

????“你别愣着啊,快尝尝,我这手艺是不是有进步了。”

????“好嘞。”刘火头小心的嘬了一口,一两个呼吸之后,他的脸色就开始微微泛红,头顶上白气如柱,蒸腾而起,眼看就要虚不受补了,他还是先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碗收了起来,而后才盘膝而坐,尽力炼化。

????片刻之后,刘火头重新睁开眼睛,面色依然还有些发红,对秦阳竖起大拇指。

????“我原本以为秦小哥的手艺已经算是非常好了,没想到竟然还能进步,厉害啊,这次熬的浓汤,比十天前,效力强了差不多一成。”

????“才一成啊,难怪我喝了都感觉不太确定……”秦阳叹了口气,颇有些遗憾。

????他每天疯狂进补,都快麻木了,好一点坏一点,也都察觉不出来了,没想到才差不多一成,他现在的水平,跟崔老祖依然还差的十万八千里。

????“一成就非常了不起了,秦小哥,你谦虚我信啊,可你这话说给别人听,别人就以为你在故意炫耀了。”

????“行吧,一成就一成吧,总算是有进步了,这些你拿去给兄弟们分了,剩下的,我去给殿下他们送点。”秦阳盛出来一些,给分刘火头,又盛出来几碗,余下的部门,被秦阳举起大鼎,一口闷了。

????端着碗来到帅帐,领军的将领们刚刚离开,秦阳揭开帐帘,进入其内。

????青鸾紫鸾都在,秦阳将碗放下,对几人招了招手。

????“我的手艺大有长进,特意送来些给你们尝尝。”

????“要不是亲眼见过,我都不敢相信,你一个人就能消耗了十万大军的凶兽肉,吃了这么多,怎么也没见有什么效果,你都吃到哪去了?”

????青鸾顺手端起一碗,上下打量着秦阳,一脸纳闷。

????“当年我受伤,气血大损,师尊就是给我熬汤进补的,效果很好,只不过我水平差了点,兽肉也次了些,所以吃了这么多也没立竿见影的效果。”

????秦阳随便回了一句,又端起一碗,递给嫁衣。

????“一起尝尝吧,就算没太大效果,尝尝鲜也是不错的。”

????“的确是更好了些。”嫁衣尝了一口,如实称赞了一句。

????秦阳乐呵呵的在一旁看着,权当没看到青鸾还想问话的表情。

????这些算什么,他修行的法门,已成体系,真元与气血,都有勾连,多少气血都不够消耗的,毕竟海眼就是一个无底洞。

????肉身受创,急需大量的气血进补,而且他还修行有葬海修髓典,这也是一个消耗无底洞,多少都不够。

????要不是因为水平差,熬的汤不能很快的完全吸收消化,他都不会有吃饱的感觉。

????等到青鸾喝完汤,秦阳对她和紫鸾挥了挥手。

????“喝完了你们就忙去吧。”

????紫鸾点了点头,也不多问,行了一礼就自行离去,而青鸾却没明白。

????“我现在没什么事忙。”

????“那你去帮紫鸾吧。”

????“我……”青鸾还想说什么,紫鸾折返了回来,拉着她一起离去。

????等帅帐之中只剩下嫁衣和秦阳之后,嫁衣才放下碗。

????“可是有什么要事?”

????“不错,本来就有事找你,不过这几天一切都很平稳,我也就没特意来,今天顺带着说一下,关于阴影杀道的事情,你知道多少,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。”

????“找到了?”嫁衣的神色一凝,目中寒光一闪。

????“墨阳找到了一丝痕迹,却没有找到人,但目前可以确定,的确有这么一个人,而他若是想要动手,必定是你。”

????“不错,阴影杀道,取义便是修成此法的人,就如同无处不在的阴影,对方不漏破绽的时候,根本难以察觉,出手之后,杀意锁定之下,在其眼中,世上就只有敌手,再无任何阻碍,杀之则杀意消散,杀气一次宣泄,而其也能利用此力,瞬间离开刺杀之地。

????纵然事后跟人打照面,也不可能有人发现是他,他身上已经无半点痕迹,当年我在北境领军交战之时,我麾下一员大将,便是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,强行击杀,对方的身形也在瞬间消失不见。

????修行阴影杀道之人,唯一一次失手,也是我们得到这些消息的来源,他失手之后,就再也无法瞬息之间,远遁万里,当年那位刺客,就是这么被抓到的。”

????“大嬴在大燕里有探子么?让他们去找找,此人境界不高,应该有只有神海或者灵台的境界,他最近再吸收战场之上的杀气,说不定会有所发现。”

????“有探子,之前我已经下令了,可是却没有任何发现。”嫁衣摇了摇头,颇有些无奈:“神海境界的人,实在是太多了,而且军中之人,又在战时,多是杀气绕身,根本无从辨别……”

????“那行吧,还是要再多做些准备,总有一样能用得上,我既然是随军参谋,我出主意,你可不能当没听见。”

????秦阳自顾自的说了一大堆,各种准备之法,从里面挑出来几种比较靠谱的。

????嫁衣在一旁静静的听着,听着听着就噗嗤一声笑出声。

????“笑什么?关乎性命的事情,严肃点。”

????“我笑你啊,怎么总能想到这么多奇奇怪怪的点子,平日里见你也没个正行,一到关乎性命的事情,就变得极为认真。”

????“我这人怕死。”秦阳回答的理直气壮,丝毫不以为耻。

????这天下芸芸众生,基本都是喜生而厌死,有什么不好说的。

????“哈哈……”嫁衣听的再也忍不住了,掩嘴轻笑,笑的花枝乱颤,若昙花盛开,美艳不可方物。

????秦阳看的一呆,而后干笑一声。

????“这话说的简略了点而已,其实我这人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所欲有甚于生者,所恶有甚于死者,并不是单纯的喜生厌死。”

????“你这歪理还真多。”嫁衣眉宇舒展,心情似乎都好了很多,也不复之前那冷清的大帝姬模样。

????从帅帐里出来,秦阳幽幽叹了口气,女人的脑回路都是怎么长的,思路跟男人怎么永远都不再一条线上。

????想我秦有德,如此耿直之人,永远都是实话实说。

????不就是怕死么,有什么好笑的?

????多的是人,面对死亡,哀嚎惊恐,可平日里却是义正言辞的表示自己不怕死。

????我秦有德就跟那些妖艳贱货伪君子不一样,我就是怕死,怎么啦。

????回到了火头军的军营,刘火头还在那清点新送来的凶兽肉,见秦阳似乎颇有些苦恼的样子,连忙上前温候。

????“秦小哥,怎么了这是?殿下不喜欢秦小哥熬的汤么?你也别灰心,殿下高高在上,平日里都是皇帝的御厨伺候,吃的那都是咱们见都没见过的东西,看不上也正常。”

????“不是……”

????“那是怎么了?”

????“我饿了,我觉得今天能吃一千头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秦阳丢下一句话,一头扎进了帐里,闷头熬汤,熬好一鼎就一口气闷一鼎,连续三天都一直待在里面。

????又是十几天的时间,平稳度过,战事依然是小打小闹阶段,双方谁都没率先调动大军。

????嫁衣还需要时间去掌握这里的军队,这种消息,肯定是瞒不住的,大燕的探子肯定也已经报回去了。

????然而,大燕那边压根就不信。

????统帅大燕军队的大帅,当年跟着废太子,与大帝姬交战过,亲身经历了,那位既贤德,各方面才能也都很出众的废太子,被大帝姬吊打的过程。

????这位老成持重的大帅,早就有些心理阴影了。

????面对目前大嬴小打小闹所表现出来的战力,让这位传奇大帝姬显得有些名不副实的情况,也坚定的认为,这是那位诡计多端的大帝姬的阴谋,故意表现出来的,甚至他们的探子所看到的情况,也都是故意让探子看到的。

????这是在诱敌,引诱大燕的大军出动,让局势变成对大嬴有利的情况,好一口吃掉一大块肥肉。

????为什么呢?这还不明显么,大嬴将士的实力境界,都不差,也就是对阵经验、意志之类的差了点而已。

????开什么玩笑呢,这种事谁信啊,有那位领军多年的大帝姬在,经验什么还能差么?

????这就是个低劣的阴谋。

????不,应该是故意让人看出来,故布疑阵的高明手段。

????我们绝对不能上当。

????而大嬴这边呢,嫁衣依然我行我素,慢慢的掌握军队,似乎根本不担心别人看出来什么,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练兵,越是如此,对方就越是谨慎。

????又僵持了一个月,等到嫁衣基本将军中掌握的差不多,不说如臂使指,起码也能令行禁止的时候,终于,有了真正开启正面交锋的迹象了。

????大燕的大军开始有了调动的迹象,派出来的斥候数量也多了不少,与大嬴斥候的交锋,也变得越来越多。

????军中气氛也随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,不少人都已经等着大战开启,好立下军功,搏一个前途,往日里混吃等死的日子,除了火头军的人,没几个愿意这么混下去的。

????当然,这些雄心勃勃,枕戈待旦,刀都磨的可以当镜子用的人里,肯定不包括秦阳。

????秦阳已经彻底成了火头军的一员,也有不少人,了解到秦阳的手艺,想方设法的想从火头军里,弄到一些秦阳熬制的浓汤。

????秦阳当然不可能真的去当火头军了,给火头军的人分点,那是因为占用了人家的地盘,挑选凶兽肉之类的东西,也都是有火头军的人帮忙的。

????其他人,哪来的这个口福。

????有人想要,但秦阳又是大帝姬亲自带来的人,他们也不敢做什么,最后只能从秦阳分给火头军的那部分里收购。

????秦阳也懒得管,权当是给大伙谋福利了,最后眼看人越来越多,秦阳也不好不近人情,索性直接将刘火头找来,让他看自己熬汤,能学多少算他的本事,完了让刘火头去对付其他人去。

????自己练了这么久,手艺水平依然还是这个样,秦阳也彻底死心了,他这辈子恐怕都不可能练成崔老祖的手艺了。

????那其他人,从他这里学习熬汤,再怎么样,最后十有八九都比不上他的水平。

????一边让刘火头在一边学,一边继续在这里厮混着。

????外面的紧张局势,似乎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。

????数日之后,新的辎重送来,也送来了一些新的凶兽肉。

????旧的没吃完的时候,新的自然也只有秦阳一个人享用了。

????然而,半天的时间过去,夜幕降临之后,秦阳的脸色就稍稍一变,肤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变得跟夜幕一般黑。

????“尼玛,肉里下毒……”

????说完这句话,秦阳仰头倒下,身子都变得僵硬了起来,熬到一半的浓汤,也彻底没人管了。

????一旁跟着学艺的刘火头,见到这一幕,脸都吓白了,想要伸手去触碰秦阳的时候,人偶师出现在秦阳身旁,将刘火头拦住。

????“别动他,有毒。”

????“这……这跟小的可没关系啊,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。”刘火头六神无主,急的团团转,眼看秦阳倒地之后,生死不知,连忙一拍脑袋:“你们等着,我这就去找人。”

????刘火头冲出去之后,人偶师伸出手将秦阳扶了起来,一丝黑气,想要顺着秦阳的身体,钻入人偶师体内,人偶师随手一捏,那一丝黑气就骤然湮灭。

????“秦阳,你没事吧?”

????“没事。”秦阳睁开眼睛,体表一层一层的白色花朵绽放,花朵迅速的化作焦黑色凋谢,后面又有新的白花浮现。

????一层层黑灰,不断的从秦阳体表飘落,秦阳眉头微蹙,细细感应了一会,这种毒,毒性很强,可是之前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。

????毒素是随着浓汤一起被他吃掉的,也就是说,这是之前有人在新送来的凶兽肉里下了毒。

????毒素已经渗入他全身血脉骨髓,此刻骤然爆发,他才会忽然倒下。

????不过,此刻他已经催动移花接木的神通,驱逐化解这些毒素,而且进来吃过的凶兽实在是有些数不清楚了,肉身的伤势也已经恢复了大半,毒素虽然猛烈,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????他也算是身经百炼,什么剧毒没尝过,这种毒素虽然凶猛,只要不是能一口气要了他的命,能扛的住暂时不死的,毒素已经不是问题。

????“这种毒素,你认识不?”

????“没想到你们这个时代,竟然还有这种东西,难怪白天,连我都没发现……”人偶师捏着一缕充满了破坏毁灭气息的剧毒黑气,拿出一个罐子,开始收取这些东西。

????“这个东西,叫做朝华夕毒,白天的时候,乃是大补肉身之物,可是到了晚上,就会变成销肉蚀骨的剧毒,想要服用,唯有白天可以,而且必须白天全部炼化了才行,若是没有炼化完全,余下的部分,会随着夜幕降临,变成夕毒。”

????“难怪我觉得这次送来的凶兽肉,效果特别好,原本还以为是因为新的凶兽肉的原因,没想到是被人加了料,我中的毒,应该就是最后那一锅汤的原因。”

????“这些在上古都是珍贵的材料,没想到你们这个时代竟然还有……”

????人偶师一边收集逸散出来的毒素,一边将秦阳身上飘落的黑灰收集起来,忙的不亦乐乎。

????秦阳坐在那里,望着嫁衣帅帐的方向,久久不语。

????另一边,刘火头离开了火头军,直奔帅帐而去。

????在帅帐门口,他见到守卫的青鸾,连忙哭丧着脸哀嚎一声。

????“青鸾大人,出事了,出大事了,秦小哥中毒,不省人事。”

????“你说什么?”青鸾大惊,一把将刘火头拎了起来。

????“秦……秦小哥中毒了,不省人事,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办了,只能赶紧来通知殿下。”

????正在这时,帅帐之中,传来嫁衣的声音。

????“青鸾,带人进来。”

????青鸾拎着刘火头进入帅帐,随手将其丢在地上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说清楚了,秦阳人呢?”

????刘火头以头抢地,瑟瑟发抖,哆哆嗦嗦的说话,头都不敢抬一下。

????“殿下啊,小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,今日送来了新品种的凶兽肉,秦小哥就先行尝了尝,谁想到方才他忽然就通体发黑,仰面而倒,秦小哥的护卫敢来,说秦小哥中毒了,小的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赶紧来禀报……

????殿下啊,这跟小人可没有关系,新送来的凶兽肉,小人谨慎起见,还没例行检查呢,也没用上的,这……”

????“好了,别废话了。”嫁衣娥眉倒竖,目中杀气迸射,对青鸾一挥手:“青鸾听命,你先去将秦阳带来,这一次送来的辎重,尽数封存,消息也先封锁起来,所有相关之人,尽数扣押,如有反抗,格杀勿论。”

????“末将遵命。”青鸾领命,杀气腾腾的冲了出去。

????而后,才看了一眼跪伏在地上,头都不敢抬,一副快吓尿样子的刘火头。

????“无论跟你是否有关系,你都有失察之罪,自行去等候审查。”

????“小的领命。”

????刘火头低着头,瑟瑟发抖的站起身。

????然而,就在他抬起头的一瞬间,他的双目已经变成了幽黑一片,体内的杀气,骤然迸射而出,如同一座火山,骤然炸开。

????凶猛的杀气,化作滚滚狼烟,直接绞碎了帅帐,方圆百丈之地,每一寸空间,都被这浓得化不开的杀气侵占。

????恐怖的杀伐意念,山崩海啸一般,直接灌入嫁衣体内,所有的防护,所有的手段,统统都失去了作用。

????只是一瞬间,嫁衣的双目就微微一呆,眼神失去了焦距,所有意识,都被这种恐怖的意念强行淹没。

????而空气里,无数杀伐之声,也随之骤然炸响。

????“杀!杀!杀!”

????无数战场之上,将士舍生忘死的厮杀之声,厮杀的意念,临死的嘶吼,最纯粹的一点念头,一点杀意,一点杀气,都随之一口气迸发。

????这里的空间,这里的一切,都如同定格了一般。

????刘火头面色肃穆,郑重无比,幽黑一片的双目,所见一切皆消失不见,唯有身前嫁衣的身影,化作这片漆黑之中的唯一光亮,所听一切,尽数消失,也只有嫁衣心跳如雷鸣的声响。

????一灯莹然,万籁无声。

????这便是阴影刺客,几乎从来没有失手的原因,他摒弃了所有外在的一切,目中只剩下目标,只剩下能斩断其生机的致命之处。

????刘火头并指为刃,伴随着这些时日积攒而来的无数杀伐意念,无数杀气,势如长虹,贯穿而过,直逼嫁衣要害。

????这不是最纯粹的力,而是直接贯穿人的心神意志。

????无数人同样的意志,同样的杀气,同样的杀意,被拧成一股绳,而后一口气在瞬间全部爆发出来的时候。

????就相当于以一人之力,一人之意,对抗万万千人的意志。

????若是挡不住,那此一击之下,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

????然而,就在他快要抵达那这一片黑暗世界里,唯一一点灯火的时候。

????“嘭……”

????嫁衣的身形,轰然破碎,消失不见。

????刘火头行进于无尽的黑暗里,所见到的那唯一一点灯火之光,瞬间灭了。

????不等他击杀,人却已经死了……

????刘火头一个趔趄,原本的气势如虹,一往无前,拼尽了所有一切的力量,却直接打了个空。

????空大了……

????周遭的声音,再次慢慢浮现,黑暗的世界也随之褪去,光亮也随之弥散开来。

????刘火头站在原地,神情恍惚。

????完全不明白为什么。

????……

????时间回到秦阳来找嫁衣的那天。

????“既然他只有一次机会,那让墨阳给你准备一具替身,他做出来的血肉傀儡,以假乱真,既然对方境界不高,他肯定不会发现的,一击之后,他就没了力量。”

????“唔,不行,这样不好,还是换一个吧,他就算是击杀了替身,也算是击杀了目标,可以远遁万里,只有千日抓贼,没有千日防贼的,不能让他跑了……”

????“想要抓住他,就必须要挡得住他这一击,让他失去逃走的力量,可是怎么挡啊,他积攒了这么久的力量,一击之下,怕是很难挡得住的……”

????“要不这样算了,你不是说此人,想要一击必杀,也必须如同刺客一般,先行潜入进来么,届时他为了最大把握,必定会选择一个离你最近的地方。”

????“如此的话,按照往日的经验,你就不能信任任何人了,任何近身,你都要率先提高警惕,届时让我的分身在这里,你见任何外人的时候,我都让我的分身化成你的样子。”

????“不过,换个角度想想,我们为什么非要挡下来,只要让他空大就行了,只要在他发出必杀一击的时候,目标先死了,他不就空大了么?别管空大什么意思,反正你照我说的做就行了,届时他肯定没机会逃的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刘火头站在原地,而周遭已经被彻底封闭,一座大阵,将这里封闭的严严实实。

????嫁衣完好无损的出现在那里,紫鸾站在嫁衣身后,而浑身都在长出白花,又瞬间变黑凋谢的秦阳,也站在那里看着他。

????秦阳揉着脑袋,脑袋还有些发昏,耳朵里也有些幻听,总是听到战场厮杀的杀伐之声。

????分身死了之后,他也会得到分身死之前的所有记忆和感受的。

????此刻他也经历了分身当时被无数恐怖的杀伐意念,直接强行淹没的感觉,哪怕现在只是感觉,而不是真的,也不太好受。

????嫁衣周身杀气肆意,正要说什么,却被秦阳拦住了。

????“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,不会让自己被拿下的,你们走吧,我跟他聊几句。”

????“秦小哥,你果真聪慧过人。”刘火头淡淡的笑了笑,眼中已被死志侵染,他已经做好了随时死去的准备:“我既修行过刺杀之道,自然也能保证可以杀了自己,神形俱灭,你们什么也问不到。”

????嫁衣看了看秦阳,还有些不放心,此人实在是太过危险。

????“放心吧,一击之后,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神海修士了。”

????嫁衣点了点头,瞥了一眼秦阳身后,依然在忙着收集毒素的人偶师,带着紫鸾离开大阵。

????秦阳走上前,倒出一碗浓汤,递给刘火头。

????“临死前,再喝一碗吧,刚才那一击,消耗可不算小吧。”

????刘火头接过碗,神色有些奇怪的看了秦阳一眼,而后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????“是啊,一击之后,所有的力量,都随之消耗殆尽。”

????秦阳又拿出酒,给对方斟了一杯,自己也倒了一杯,举杯示意。

????“请。”

????三杯酒下肚,刘火头有些奇怪的看着秦阳。

????“你怎么知道是我的?”

????“在日落之前,我都不知道是你,大燕忽然有开启大战的迹象,而我今天有莫名其妙的中毒,为了不被提前发现,还用了朝华夕毒这种珍贵的东西,而你又第一时间前来见殿下,因为你知道,我与殿下关系匪浅,你说了这件事,殿下必定会亲自见你问清楚。”

????“仅此而已?”刘火头有些意外。

????“当然不是仅此。”秦阳呵呵一笑,缓缓道:“我们已经知道你真实境界是什么了,而近些天,殿下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神海境界的人,甚至连灵台境界的都没亲自见过。”

????“不可能。”

????“没什么不可能的,因为但凡是需要见神海、灵台境界的人,全部都是我安排的,见的人也都是替身而已,我已经将每一个人都当成了你,做好了完全准备,你输得不冤。”

????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刘火头苦笑一声,算是彻底明白了,他的刺杀,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可能成功了。

????“说起来,我其实真不希望是你,胆小怕事,贪生怕死,为人又谨小慎微,只会推脱责任,不过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活法,我无意指摘,你若只是刘火头,我是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,让你学熬汤,也是如此,相识一场,也是缘分,因为当年我还只是个凡人的时候,我跟你一样,为了活下去就拼尽全力了,所以我特别不希望是你。”

????秦阳叹了口气,神情有些复杂。

????“军营已经暗中戒严,我的护卫也暗中出手,就算是一只蚊子,想要潜入进来,都不可能不被发现,所以,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,刺客不在大燕,而是原本就在大嬴的军营里。

????如此之后,我才恍然大悟,战场之上吸收杀气杀意的人,只是一个幌子,吸引目光,将我们引向错误的方向。

????直到有天,我见到军中日常操练,喊杀之声震天,演练对战,不逊色与真正的战场,我才忽然明白,你吸收杀气杀意,未必需要去战场,军营之中就可以。

????而军中,只有灶头军所在,不是前途无望,意志消沉的人,就是年老体衰,已经无意搏杀的养老之人,那里几乎不用操练,杀气与杀意,甚至煞气都是最低的。

????你在那里吸收杀气杀意,也没人会发现不对劲,我没说错吧。”

????“不错,秦小哥,看来你什么都猜到了。”刘火头一拱手,表示敬佩,而后叹了口气:“可惜这些时日,几乎朝夕相处,我也没看穿秦小哥,只以为你是一个没架子,为人随和,却也胸无大志的人,若是早知道,我就会杀了你,你日后必定是我大燕的心腹大患。”

????“过奖了。”秦阳举杯,再次碰了一杯:“其实我特想问你,你为什么这么做,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刺客。”

????“情义与道义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

????“救命之恩,传法之恩,不能不报,这是情义,而我身为大燕之人,又要效忠与他,为大燕抛头颅洒热血,这是道义,今日纵然身死,心里也算是舒坦了,只是可惜没办成。”

????“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,你要是方便说了,就告诉我一声。”秦阳再次举杯,话音稍稍一顿:“谁让你来的?”

????刘火头饮完一杯酒,放下酒杯。

????“承蒙秦小哥这些时日照顾,又能为请我喝了这几杯酒,为我送行,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你们以后肯定也能查到,我身后的人,就是大燕太子,余下的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,秦小哥,动手吧。”

????刘火头跪坐在地,神情平静,闭着眼睛等死。

????“你全你的情义与道义,我也要全我的情义与道义,一路走好,若有下辈子,好好活着。”

????秦阳站起身,一拱手。

????话音落下,瞬间一掌拍到刘火头的脑袋上,一掌将其震死。

????而后又在刘火头生机断绝的瞬间,直接摸尸。

????摸出来一个紫色光球,一个白色光球,随手拍到脑袋里,也没看是什么,这边又取出一口棺材,将刘火头的尸身收殓,想了想又丢出去一颗乌色球,再次将这里污染了。

????拆掉了这里大阵,秦阳收起了棺材,嫁衣还在外面等着。

????“背后的人,不是大燕神朝,而是大燕太子。”

????秦阳丢下一句话,心情颇有些不好。

????嫁衣点了点头,看秦阳神情郁郁。

????“你去休息吧,余下之事,你不用管了,此次,多谢你了。”

????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可惜了,好不容易有人愿意跟我学熬汤,就这么死了。”秦阳摇了摇头,晒然一笑。

????“以后有时间了,我跟你学好了。”嫁衣莞尔,又没跟上秦阳的思路。

????“行,别反悔。”秦阳哈哈一笑,转而看了看周围,那些将士,都已经是神情肃穆,整个军营里,杀气冲霄,煞气沸腾,转而低声叮嘱了一句:“万万不可大意,谁知道刘火头,是不是只是一个死士,真正的杀招还没到。”

????“我晓得,纵然还有一个,他也不可能有机会出手了。”

????“好,记住了,这件事跟我没关系,我只想在火头军里待着。”

????这一下,连紫鸾都跟着笑出了声。

????秦阳离开,随便找了个地方,将刘火头埋葬了,又回到了火头军里。

????刘火头的事情,被压了下来,知道的人都没几个,更没谁知道,刘火头为什么不见了,也没人会去关心一个火头军的人。

????只有秦阳,觉得头疼,刘火头死了,就开始有人开始烦他了,秦阳想找个徒弟都难了。

????表面上放松了,秦阳却还是化出一具最强的分身,去潜伏在嫁衣身边。

????毕竟,既然战场之上的杀气杀意,不是刘火头吸收吞噬的,那到底是谁?

????当初那些杀气可都是向东飘去的,而大嬴军营,在缓冲地带以南,刘火头也没机会跟他一样,天天跑到军营外面瞎混。

????人偶师放出去了制作的傀儡探查,也一直什么都没有探查到,根本没发现杀气被什么人吞噬了。

????待在火头军里安安心心的进补,之前送来的那一批,疑似有毒的兽肉,被秦阳一口气黑了下来,别人不敢用,他可是知道底细的,而且也不怕中毒。

????这一批所有的兽肉,也被嫁衣大手一挥,全部给了秦阳,而且别人还都挑不出来毛病。

????一边熬汤,一边察看摸到的两门技能书。

????紫色的不出意料,阴影杀道的法门,这东西,强则强矣,可是缺陷也是在是太多了,而且只有一击的机会,比之之前摸到的血腥杀道,还要极端的多,一经出手,必定会有人殒命,不是敌死,就是我亡。

????这个东西,秦阳稍稍看了看,以后再慢慢研究吧。

????再看另外一个白色光球,又没什么好意外的,只是一段秘密记忆。

????稍稍一看,秦阳就有些意外了。

????记忆里记载着当时刘火头,开始修行阴影杀道的记忆,当时有不少人跟着一起,但是唯独他这个最怕死的人修成了,其他人全部暴毙而亡。

????秦阳挠了挠头。

????竟然没有第二个人了?那战场上是什么情况?

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